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从此君王不早朝
????救大商?

????云中子有些惊讶,凡人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连封神大劫岐周武王代商都能算出来?

????人族大兴是大道所定,乃是天命,可这又能推演节令,又能推演天机,岂不是人人都能成仙?

????“自妲己入宫来,纣王沉迷美色,数月不朝,文武惶惶,闻太师离朝前曾言那妲己身具妖气,必将魅惑君王,数次劝谏,可惜无人放在心上,如今得以证实,还请道长救我大商社稷!”

????又听得杨任如此言语,云中子才定下心,并不是什么推算天机,只是连凡人都能看出朝中有妖孽作祟。

????云中子颔首道:“杨大夫不必担心,贫道采药时见得妖气入朝歌,此行正是为它而来,降魔正道,乃我等本职。”

????杨任大喜:“我这便报入宫中请求觐见,道长刚来朝歌,没有居所,不如来我府中小住一些时日?”

????云中子看杨任是忠臣,又心存社稷,高义之士,便跟着他回到了府上,也好细细了解朝中诸事,看能不能将混沌的天机推算一二。

????.....

????子受正在寿仙宫里和妲己你侬我侬。

????情到热时,传来了杨任携玉清圣人门下终南山修士云中子请求觐见的消息。

????云中子?

????子受记起来演义中云中子进剑除妲己的剧情。

????除妲己?

????除了妲己我还怎么当昏君?

????妲己入宫后的这几个月,子受总算是当了回成功的昏君,可以沉迷美色名正言顺数月不早朝,此等昏庸行径,大臣都已经劝谏了好几次,民间也有充斥着大量流言蜚语。

????如果苏护造反再添把火就好了,子受也搞不懂,这个题了反诗的家伙为什么好几个月没动静。

????不过即使不造反问题也不大,烽火台再过一阵子就能建好,到时候直接烽火戏诸侯,绝对能坐实昏君之名。

????那时刚好是四月份,昏庸值的结算时间,大把大把的昏庸值,也不知能不能嗑药磕到圣人水准,除了丹药,还得换点法宝,封神本就是谁法宝牛逼谁就强的世界,拿柄盘古斧鸿钧估计都得怂。

????现在子受就指望着系统吊打三清锤爆鸿钧,格外期待四月的来临,谁都不能阻止。

????“不见不见不见!”

????子受直接将来人打发,继续和妲己腻歪。

????妲己很配合,只是苦了自己的身子,但为了大商,为了天下,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她看来,纣王正在麻痹贼子,君王数月不早朝,整日沉迷酒色,朝臣失望,百姓议论纷纷,流言四起,正是最好的动手时机。

????想必纣王已经安排了人手,只等贼人动手,便能一网打尽,重新做回开拓进取的明君。

????他....一定很不容易吧?一定很累吧?

????妲己有些心疼的握住子受的手。

????子受发现手中的触感,下意识抓紧,这手,真嫩。

????.......

????“道长,这可如何是好?”杨任在府中急的团团转,纣王已经昏庸到这种地步,连大臣的觐见都拒绝了。

????云中子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这纣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按照此前的传闻,虽有不少污点,但应该是个英明的君王,被妖怪再怎么迷惑,也不至于听到“玉清圣人门下”之后,还拒绝相见吧?

????这好像有些不合情理,却又好像合情合理。

????云中子无论去哪个仙家洞府,都会得到最高级的礼遇,原因无他,别人知道元始天尊,知道云中子是大能。

????可纣王只是凡夫俗子,哪知道这些?

????云中子毕竟是个成熟的仙家修士,并没有被这个小意外轻易打倒,想到其中关键后,便有了办法。

????纣王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仙家人物,让他知道不就好了。

????云中子和杨任商量一番,决定去闹市开个卦摊。

????……

????车驾停在费仲府邸,尤浑下了车,进入府中。

????“尤兄,今日来所谓何事?”费仲看到尤浑来了,格外热情。

????他们一人为纣王挡下群臣劝谏,一人负责修筑烽火台,堪称两大走狗,在纣王昏庸不早朝的这几日里,没少挨骂。

????虽然是竞争对手,却也是抱团取暖的朋友。

????尤浑道:“市井中的流言越来越多了,昨夜甚至有人将快完成的烽火台砸了一角。”

????费仲听到这话也觉得有些担心:“是啊,我也听到一些消息,说是.....大王不似人君。”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他们是纣王的狗腿子,纣王英明的时候,他们是宠臣,有身份有地位,而纣王昏庸的时候,他们就是奸妄,同样有身份有地位,但是挨骂。

????方相方弼俩兄弟前几天还曾试图拜访费仲,幸好费仲聪明,没有让下人开门,谁拜访他人还带着麻袋木棍的?

????尤浑眉头越皱越紧:“最近闹市里多了个道士。”

????费仲一愣:“哦?道士?”

????尤浑道:“数日前有一道士在闹市中摆了卦摊,号称无所不算,且不收费用。”

????费仲道:“你莫不是....”

????尤浑厚着脸皮道:“我匿名算了几卦,很准,算得猪肉会涨价,十几日下来,我囤积猪肉赚了不少,这道士也因此颇得人心,百姓们都相信他是个有道真修。”

????费仲道:“改日我也去算一卦....”

????尤浑摇头:“怕是去不得了,那道士宣扬算得宫中苏妃乃妖物,大王为妖怪所迷惑,他要进宫觐见,除妖卫道,恐怕我们这种一心为大王办事的忠臣,也要被他打入妖魔之列。”

????费仲如临大敌:“那该如何?”

????尤浑眉头紧锁,思考良久,没有办法,他除了忠诚,一无是处。

????费仲也意识到了这点,还是自己比较聪明,于是道:“不好办,大王曾拒绝了这道士的觐见,此举显然是为了显露神通,让大王不得不见。”

????“若我没猜错,朝中公卿也有在其中推手,散布流言,他们觉得只要让这道士进了宫,除了苏妃,大王就会变回以前那样圣明。”

????尤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见那道士经常出入上大夫杨任的府邸!”

????费仲继续说道:“不过此事似乎与我等无关,最多就是些恶名罢了,那道士的目标是苏妃。”

????尤浑皱眉道:“可大王极为宠幸苏妃,身为臣子,自当....”

????费仲又摇头:“不可!要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

????尤浑哑口无言。

????作为一个忠诚的狗腿子,他自然不能让老大喜欢的女人被别人除掉,可这事根本不是他能插手的。

????制止流言?没用,那道士是真有本事,迟早传遍朝歌。

????继续阻拦?没用,声名鹊起后根本拦不住,以肃清朝纲剿灭宫中妖物的名义,谁都拦不住。

????费仲面色严肃:“禀报大王吧,此事并非你我二人能做主!”

????烽火台修建中........

????.....

????求推荐票,求打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