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7】寒症复发
????瞧着徐丞谨唇角挂着浅浅的笑,宋离月一点难为情都没有,比他更乐呵地直点头,“可不是嘛,我最是大方了……”

????两人说了一会话,宋离月见徐丞谨不时地抬手捏着眉间,那里都快被他的指甲掐破皮了。

????看着很是心疼,她借口自己困乏了,起身下榻,“夜深了,我要回凌香水榭了,你休息吧。”

????徐丞谨似乎很是不舒服,也就没有多言,微微点头,“好,我让赵修送你。”

????说完,又叮嘱道,“夜间降温,外面应该结冰了,你自己小心点。”

????宋离月把没吃完的点心盘子端了起来,嘻嘻笑道,“你就不用担心我了,你看这数九寒冬我还穿着秋季的衣裙,你就知道我不怕冷的。”

????“好,那你明日……”

????徐丞谨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忽然眉头紧皱,人蓦地就吐出一口鲜血。

????事发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宋离月离得近,裙摆上都染上了一些。她怔住片刻,立即回神,扔掉手中的盘子,忙伸出手臂接住白着一张脸突然昏厥过去的徐丞谨。

????“徐丞谨!”宋离月擦了擦他唇边的血,手指微微颤抖。

????这刚刚还说话说得好好的,怎么说吐血就吐血了呢?

????“主子!”

????赵修听到异常,人就立即冲了进来,看到宋离月正扶着吐血昏迷的徐丞谨,他不禁神色沉肃,继而转身喝道,“快去请医者!”

????宋离月小心地把徐丞谨放回床榻上躺好,转脸看向赵修,“你家主子这是怎么了?”

????“主子体弱,几乎每年到了这隆冬时节身上的病症都会复发。漫长冬日里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昏迷的。”赵修胆战心惊地看着躺在床榻上面白如纸的徐丞谨,眼眶泛红,“最近这几年,主子这病复发的时间一年比一年提前,去年还勉强撑到了过完年三十,今年这才初雪,人就吐血了。”

????这么严重!

????想着他和她说起自己活不过二十二岁时的清淡语气,宋离月心里一阵阵绞痛。

????是要多绝望,才能把生死大事,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来。蝼蚁尚且偷生……

????“到底是什么病,竟会这么严重?”

????握着徐丞谨微凉的手,宋离月蹙眉问道。

????记得小时候见他的时候,人虽然瘦了一些,却很是健康,人又不挑食,不过十几日的功夫,就瞧着他一点一点胖了起来。一张常常挂着笑的脸,白白胖胖的,甚是可爱。

????只是十年没见而已……

????看着人躺在床榻之上人事不省,脆弱得好像一阵风吹来,他就会随风而逝。

????宋离月喉头有些酸胀,这十年,他肯定是受了不少的苦。

????徐丞谨,你千万不要有事。

????你这个人,性子虽然有些别别扭扭的,但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你要是死了,我肯定会很难过。我最讨厌哭了,爹爹死的时候,我都快哭恶心了。虽然你是个不听话的小徒弟,不许我这,不许我那,可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不可以有事,更不许死……

????脑海中乱七八槽想着,宋离月强行把自己从那片混沌中拉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都在颤抖着。

????不可以慌,不可以……

????赵修把炭盆挪到床榻旁边,又让人添了一个过来。

????医者还未到,他站在一旁按耐住心焦,继续说道,“主子小的时候坠入山崖,失踪了将近三四个月才被找到。找到的时候,人已经是人事不省了,回来之后,又是一直高烧不退,从前的事情也是忘得一干二净。医者诊出主子身上寒气盛,估计是跌入寒潭所致,只是难为主子当时那么小,竟一个人硬生生挨了那么长的时间。人虽然是救活了,那寒症却怎么治都治不好……”

????宋离月没有说话,眼睛紧紧盯着面白如纸的徐丞谨,很是忧心忡忡。

????当年自己的确是在寒潭附近捡到徐丞谨的,可他身上的寒气,当年爹爹已经替他驱除了不少,怎么多年之后,反而会更加严重了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