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回:大案
????余知葳回家之后先洗漱打理了一番,绝不能让余靖宁瞧见她那不成体统的模样。

????可等她收拾妥当都和陈月蘅结了两套九连环了,余靖宁还是没回府来。

????这八成儿是遇上棘手的事儿了,余知葳摇头。

????直到她俩解到第三幅九连环的时候,余靖宁才黑着脸回来了。

????瞧这脸色,准没好事,余知葳自知理亏地没说话,反倒是余靖宁自己开了口:“三四个官宦人家的姑娘跟着自家丫鬟一起不见了,那群人不知甚么来头,好似……一点儿不怕锦衣卫。”

????余知葳暗自感叹,到底还是慢了一步。

????此时,方才一直就在独自思量的谭怀玠终于开了口:“说起这个,我倒是忽然想起来,先前有百姓上衙门,说自家女儿不见了的。先前衙门并未重视,此事也并未上报大理寺,还是一个与我熟识的捕快说与我听的。如此一联系起来,只怕是件大案。”

????余知葳暗自揣度了一下,失踪的人无论是千金还是布衣,总归都是女孩儿,还有一个特点——年纪不大,集中在十三四岁,还都是少女。

????这很难不让人往坏处去想。

????一时间屋中气氛凝重,无人开口。

????余知葳听着“吧嗒吧嗒”的滴漏声,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最终还是余靖宁开了口:“天色已经这样晚了,路上又出了事故,只能让二位先行在我家休息一晚,明日再各自回家了。我现下着人去给你们两家送个信去。”

????的确已经是很晚了,剩下那两个人也没有发表甚么异议,听从余靖宁安排。

????虽说陈月蘅根本没有撞上那群抓人的,但看大家都着急忙慌,又是听了这样骇人的事,着实是受了不少惊吓,说甚么都要和余知葳一起睡。

????余知葳:“没事我床还不算小,月姐姐也睡得下的。”

????结果却是又惊又怕的陈月蘅早早睡着了,剩下一个余知葳在黑暗中瞪着一双眼睛。

????好不容易把生物钟调过来的余知葳又一次失眠了。

????不是因为旁边有一个陈月蘅,而是她在想今日发生的事。

????她今天撞上的那个男狐仙,八成儿和这件事有关。虽说没和他交手,但也显然能瞧出他功夫好生了得,只怕还在余靖宁之上,连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逃跑”都险些落了下风。

????得亏没和他打起来,余知葳心道。

????他说的“我不会杀你,我留你还有用处”究竟是何意?他们那群人将女孩儿们抓走了究竟又要作甚?

????余知葳一头雾水,张嘴低声骂了一句:“嘎杂子琉璃球,闹得不男不女的跟个兔儿爷似的,还要抓姑娘。”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人贩子。

????余知葳瞪着俩眼珠子躺到了天亮,精神恍惚地送走了谭怀玠陈月蘅。

????余靖宁从大门口回来就没了笑脸,呃,好似他平时也不常有。余知葳猛地一个哆嗦,行罢,该来的总要来……

????果真,余靖宁坐在她身边,端起茶来抿了一口,语调波澜不惊:“你昨日干甚么去了。”

????余知葳扯着笑脸,漫不经心道:“大哥哥该知晓的,我原先那么个下九流也混得风生水起,少不得在江湖上要有些关系——我找人帮忙去了。”

????“哦。”余靖宁挑了挑眉毛,“穷得拆东墙补西墙的也叫风生水起,你在江湖上的关系是丐帮吗?”

????余知葳撇嘴不想说话,不说他猜得很准也好歹八九不离十了。

????“你既然如今是平朔王余家的姑娘,是平朔王世子余靖宁的胞妹,便该知道自己的身份,最好还是少掺和这些事。”余靖宁刮了刮茶盖,抬起眼来瞥了余知葳一眼,“倘若真被抓了去,我救你都来不及。”

????这事儿不过是骄矜世子爷瞧不起下九流出身的小六罢了。余知葳心道,还真是对不住,我这个拔了毛的秃尾巴鸡给你这个龙子凤孙添麻烦了。

????余知葳咬了咬牙,将脸上的笑容都敛了,斟酌一番还是正色道:“我昨日可能遇上那群人贩子的人了。”她本不想告诉他这事儿的,定然又少不了一通奚落,但显然这不是任性的时候。

????余靖宁手似乎有些抖,手里的茶盏清脆地响了一声:“你受伤了吗?”

????“我好端端地坐在您面前呢,不劳您费心了。”余知葳扯了扯嘴角,“那是个长得跟狐狸精似的二刈子,恐怕是八大胡同象姑馆的,八成儿和旁的院儿的鸨母有甚么勾结,抓人进窑子呢。”

????余靖宁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道:“这段时间,你就别出门了。这糟心事儿我们来操心就成了,你还是待在家里好好读书学规矩罢。”

????余知葳啧啧,这是要禁我的足呢?

????可京师也不过个龟壳儿大,世子府也就是个巴掌大。巴掌大的世子府,又怎关得住身怀“溜门撬锁翻墙上房”奇功的余知葳呢?

????院墙上一个跟头跳下来的余知葳伸了个懒腰,还是穿男装舒服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余知葳和余靖宁互相信不过并且瞧不起。

????在余知葳心里头,余靖宁那么个眼高于顶矜骄自傲的世家少爷,怎么可能清楚这京师大大小小的胡同里头都藏了些甚么污,纳了多少垢。走蛟个头太大,这种事情还是得她这种滚地泥鳅来办。

????其实这事儿根本就不归余靖宁管,北镇抚司、大理寺跟衙门那群捕快又不是养着吃白饭的,轮得着他一个仪鸾司的崽子指手画脚?

????那可没办法,天下为公高风亮节的余靖宁像信不过余知葳一般信不过那群人的办事效率。

????余知葳拍拍手,心道:没良心的白眼儿狼,姑奶奶我这是在帮你,不然除了谭怀玠那个书呆子,谁还捧你的臭脚。

????余知葳轻车熟路将自己的三个跟屁虫从老巢里揪了出来。

????蛋儿:“大哥你怎么又成男的了……”

????“嘘。”余知葳一把捂住他的嘴,“别乱往外说,你大哥我本就是男的,记住了吗?”

????三个崽子点头如捣蒜:“对对对,我们前两回见的根本就不是大哥。”

????余知葳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行了,大哥今日有要事,带我去见你们师父一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