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妇人多闲事
????走了谭老爷,又来李老爷,几番来回就耽搁到了日薄西山的时辰。

????赵清淼从铺子里出来的时候,飒飒风起,天光渐沉。

????“起。”

????沈霄担起轿子吃力走着,分神问向一旁的常喜:“这就回去了?”

????常喜话音里透着叹气声:“不是,今儿初二,小姐要去王家吃饭,走过这条街拐个弯就到了。”

????王家指的是赵清淼的外祖家。沈霄离开洛阳多年,对这里的人和事已经不太了解,所以没再往下打听。

????这时辰,炊烟袅袅。隔岸是画舫酒楼,椒蓝红粉。听得一处弦意铮铮,笛笙清越悠然,琵琶婉转。静心湖里一片沉寂,谁家顽子脱了裤子往湖里头尿,这才泛起了一圈涟漪。

????王家是洛阳城里有头有脸的商贾大户,住着三进四合的大宅子。门开东南角,院落四方天。走进朱色大门正对一座影壁,打左手进屏门就是外院和倒座房;拐过垂花门,顺游廊一直走就看到内宅了。主院坐北朝南,穿门樘入厅房,一排排雕花窗棂。有正屋两间,朝南客卧两间,另有灶房库房等。再往后头则是后院清池花圃。

????王家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每逢初二、十二、二十二,赵清淼和赵大公子得回王家吃饭。说是吃饭,无非就是听听长辈数落两句。

????王家老太爷王勉之,到年就八十了。这岁数劳碌了半生,两鬓霜花白。性子古板严厉,骨子里深藏商人的重利与世故的迂腐。

????他膝下本有一子一女。女儿是赵清淼的娘亲,可惜早年香消玉殒。另一个就是赵清淼的舅舅王守义,娶了一房正妻,亦是生了一双儿女。

????落轿后,沈霄与其他人被领去倒座房歇着。赵清淼则带着常喜步入前厅,向着王老太爷、舅舅、舅母盈盈福身,才回头看其他人。

????兄长赵晏久来的算早,翘足倚靠在椅子上,甚觉无趣的吃着瓜子。他见赵清淼来了就笑着拂开那堆壳,收起那慵懒没个正形的模样。

????坐在他对面的是王家姐弟,一个叫王妍,另一个叫王钰。姐姐眉下有一枚红痣,虽嫁了人妇,依旧是秀丽清雅的模样。弟弟鼻息露骨,一双眸子漆黑澄澈,此刻半垂着眼皮,看不出在想什么。

????两人对着赵家兄妹皆不待见,人进来了也只当没看见的样子。

????赵清淼别过眼,拂袖自顾坐下。

????圆桌上碗碟筷子已摆好,下人托着喷香的菜盘进来了。

????王老太爷拄着拐杖落座,往桌上慢慢扫了一圈才发问:“妍儿,文景怎么还没到?”

????那王妍突然被点到名,身子一凛,唇动了动,有些不情愿回答,桌子底下暗暗伸脚踢了踢王夫人。

????王夫人一愣,很快扬起笑道:“回老爷子的话,蔡府有些事支不开身,他已命下人带话,今儿个就不来了。”她体态丰腴,打扮得体,眼珠子里透着一丝精明,有意无意瞟向赵清淼,转了话锋。

????“清儿,这一趟采办可顺利?我听说你昨儿夜里才回城。不是舅母说闲话,这女儿家抛头露面始终不太好,晏久你做兄长的应该多担些事。你们说舅母说的对否?”

????赵晏久心说,你一妇道人家天天闲的老盯着赵府干嘛。赵清淼则是抿了抿唇,不甚在意。

????王守义是个憨厚的,觉得自己夫人话多,赶紧手伸到了桌面下,用力捏了捏王夫人的腕子,咬着牙低低提醒:“你少说两句吧。”然后,转头吩咐了管家布菜。

????这一顿饭吃的还算太平,王老爷子重视门户家规,食不言寝不语。所以,饭桌上再没人多说什么。

????一大家子吃了大半个时辰,等下人撤走碗碟,王老爷子提议要到院子里纳凉。

????下人又赶紧搬去茶案方凳,摆上几碟清甜爽口的瓜果。

????赵晏久一看这阵仗就有些胃疼,假托有事先溜了。

????临走擦肩时,他还俯身对着赵清淼小声道:“哥哥先行一步,你自个撑一会回家啊。”

????赵清淼眼角一抖,颇为无奈的摆手目送。

????“最近王记的生意清冷很多,我方才寻思着要跟晏久说。既然他走了,明日就清儿你去趟酒楼,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王老爷子突然提这一茬,众人的神色各异。

????王妍颦起眉,嘴里一颗葡萄咬的迸汁。

????王钰不怎么爱说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别过脸去。

????赵清淼微微垂眸,手里拨弄着腕子上的小叶紫檀串:“王记向来是舅舅管着,我一小辈去,不大好吧?”

????王家有田有地,洛阳城内开着一间酒楼,一间茶馆,生意一向兴隆。

????“有什么不好,都是王家的子嗣。”王老爷子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容人置否。

????王守义身为长子,脸上有些挂不住。压抑着闷气,硬着头皮押了一口茶。

????王夫人双目瞪的浑圆,双手捏紧帕子恨不得揉碎了。有老爷子在她就不能撒泼。于是心思转了转,忽然开口带笑道:“正事说完了吧,那就说说别的。清儿啊你也不小了,成亲之事,可是不能再耽误了。”

????王夫人觑看着老太爷,见他点头认可,嘴角一勾来劲了。

????“都说好姑娘十五及笄,十八便出嫁。淼儿你别怪舅母多事啊,你过了年可都二十有二啦。按这年纪,城里头多少女子的娃娃会走了。”

????赵清淼心道,你说着好意,听着实在句句刺耳。什么不中听的捡什么来说。

????“城西的金公子玉树临风,家中开的钱庄。虽然已经娶了一房正妻,不过听说瘫在床榻一年了,也没有留个子嗣。可巧的是,他娘亲与我有几分相熟,明日我就去给你问问信。”

????赵清淼干干的掀了掀唇,一时不知该笑该气。

????若是此刻拒绝了,按王氏的脾气一定会不依不饶,也要把媒做了。她暗忖,于是道:“那就有劳舅母操心了。”

????~

????待人一个个散了,王夫人猛的一把拉住走在前头的王守义。

????“你听到老爷子方才说的了?叫他们兄妹去铺子里瞧瞧,信不过咱们是不是?明儿个干脆把铺子送给他们得了!你呀你,真不怕王家家业改了姓啊?平素里我就说老爷子偏心呢,从来嘴上骂的欢,心里头看重……”

????王夫人气的就差捶足顿胸,嘴角也抑制不住的抖了抖。

????“那我能怎么办?再说了,清儿与晏久都是我妹妹的孩子,他们没爹没娘够可怜了,你以后少掺和这些事。”

????王守义不想再说话,一甩袖走了。

????这时,王妍从墙角慢悠悠走出,靠近王氏问道:“母亲怎么管上赵丫头的闲事了?我可听说,你提的那位金公子,缺德的很呐。”

????王夫人笑的得意,拂了拂鬓角道:“不就是喝醉了爱打人么?男人嘛,都这德行。”

????“爹就不是。”王妍心底补了一句,蔡文景也不是啊。

????“你爹倒是想!他又没那胆子。”王夫人冷哼哼,嘱咐两句路上小心,扭了屁股回房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