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收个萌正太做小弟(21)
????“谢谢警察叔叔,再见!”笑梓风站在病房门口,目送着远去的警察,挥手告别。

????“嘿,兄弟,好点没?”推开病房门,担忧的目光落在冯景枝苍白的小脸上,笑梓风试探地询问。

????“我妈……她有找过我吗?”沉默良久,冯景枝期盼的目光看向笑梓风,嗓音微微颤抖。

????避开冯景枝灼热的视线,笑梓风轻轻摇头:“没。”

????据风铃提供的消息,他妈一直在麻将馆打麻将。

????有些话,说出来会很痛,但有些痛,必须得承受。

????她不愿伤害他,但刺扎进肉里,如果不及时挑出,只会越扎越深,直至整块肉腐烂生蛆,不得不将整块肉割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她亲生儿子,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生下我,呜呜呜……”

????紧绷的情绪瞬间崩溃,冯景枝难过地抱着双膝,苍白的小脸埋到膝缝,脆弱的低喃。

????老话谈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越聪明越无法逃离,越重情越难以隔离,若非失望透顶,又怎会哭得那么伤心,仿佛和整个世界背离。

????“好了,哭会儿就得了,别跟娘们似得,哭起来没完没了。”

????“呜呜呜……”

????“够了,憋住。”

????“呜呜呜……”

????“快!”

????“呃嗝…呃!”

????急促而又严厉的呵责吓得冯景枝立刻闭上哭腔,但由于哭泣时间太长,猛然停顿哭嗝一个接着一个打。

????“来来来,妈妈不疼你,还有爸爸疼你,抱抱。”

????见冯景枝乖巧地抽噎,笑梓风无聊地逗弄。

????他心中有一坎,可能一年半载能度过,但也有可能终生存在,不过无关紧要,最重要是他的态度。

????“不准占我便宜。”

????大哭一场,仿佛哭尽所有委屈和悲伤,冯景枝惨白着脸控诉笑梓风。

????真不害臊,哪有人让别人喊她爸爸,暂且不说她是女生,性格不符,就算从血缘关系论,他们是八百年打不着的关系,所以说,没文化真可怕!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闹也闹过,调侃也调侃过,笑梓风踱步走到床头,目光温润地看向冯景枝,心底止不住打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烂泥扶不上墙,她绝不会硬扶!

????救世间可救之人,悯天下悲苦之人。

????“笑梓风,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对笑梓风提的问题避而不谈,冯景枝眼神锐利地盯着她,厉声质问。

????她是校霸,活得潇潇洒洒,过得自由自在,为何突然管他的闲事?

????她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呢?

????他不傻,反而很聪明,但却猜不透她的想法。

????不过他除了智商,一无所有。

????“哇喔,冯景枝,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你觉得你除了这张脸,还有什么?”

????“所以你是见色起意。”

????听到冯景枝直白的质问,笑梓风瞬间被口水呛咳,紧张兮兮地摆手:“咳咳咳,熊孩子说什么呢?呸呸呸,把你说的话收回去,我还想安安分分活到大结局呢!”

????“我真没啥企图,就是好玩的有趣的都玩过一遍,突然感觉人生寂寥,内心略有空虚,需要依靠书籍来满足我的需求,恰巧你是学霸,次次考第一,所以……”

????不太确信地接过笑梓风未说完的话,冯景枝鼓着腮帮子问:“我入了你的眼?”

????“呵呵,这么说也没错。”尴尬地陪笑两声,笑梓风无措地搓手。

????哎,任务好难,她被快被逼出尴尬癌。

????【简单】

????(你来?)

????【……】

????(站着说话不腰疼,好主意一个没有。)

????“笑梓风,你知道为什么蜻蜓和蝴蝶都是昆虫,但却很少在一起玩耍吗?”

????“?”

????他的大脑是怎么转思路,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个问题?

????她有些不明白,不过身份转变,智商也会随着下降吗?

????【会】

????(呜呜呜,还我一百二的智商。)

????【任务结束】

????(骗人精,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话。)

????【哦】

????(……)

????臭风铃,坏风铃,就知道欺负她。

????哼,本宝宝生气了!

????“笑同学,你在听吗?”余光瞥见笑梓风如调色板一样的脸,冯景枝不解的询问。

????他好像没说也没做令人不愉快的事,怎么她突然那么生气?

????“啊,为什么?”

????“因为不是一路人。你我也是,我们不是一路人,不如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放狗屁,什么不是一路人?虽然我很欣慰你对自己的正确认知,不过你比不上我是很正常的事,不必自暴自弃,我不会嫌弃你。”

????“不,你听我说,我的意思是……”

????“冯景枝,你还留恋那丁点的亲情吗?”直接打断冯景枝解释的话,笑梓风直挑中心的质问。

????“你不懂,他们于我的意义!”微微摇头,冯景枝眼神飘忽地看向窗外,意味深长的回答。

????如果能选择出生,他不愿出生在这样的家庭。

????但他没有选择的权利,从出生开始,便已经逐渐丧失!

????有时候,他也在想,如果鼓着劲去反抗,他是不是也能像同龄孩子那样,快快乐乐的活在阳光下。

????“冯景枝,人无法选择出生,但能抉择未来,难道你不愿享受自由的味道。”

????“你……让我想想!”沉默的低下头,冯景枝不安地抠着手指。

????只要踏出一只脚,就不再有回头的机会,他真的要那么做吗?

????“冯景枝,我让你……小风,你也在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冯妈妈怒气冲冲地闯进病房,食指指向冯景枝,正酝酿破口大骂的词汇,余光无意间瞥见站在一旁的笑梓风,骂人的话转了个调。

????这丫头,怎么在?

????“冯姨,您是听说冯同学在小黑屋晕倒,跟着救护车过来的吗?不过怎么来的那么晚,抢救都结束了。”对上冯妈妈扎人的视线,笑梓风微微一笑,笑里藏刀的反问。

????“我……”

????“笑同学,时间不早,你该回家了。”瞅见妈妈脸上僵硬的笑容,冯景枝语气急促的催赶。

????她不知道妈妈使用的那些手段,所以才肆无忌惮,而他已经沉沦深渊,万万不能拉她入坑。

????“冯同学,我希望你能认真思考一下,我这个人,优点不多,缺点很多,尤其是耐心不足,明日记得回学校上课。”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冯景枝,眼尖地看到他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水,笑梓风莞尔一笑,似有所意的说道。

????他是聪明人,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她给他时间,希望他别辜负她的期望。

????“冯姨,我还有作业要写,先走了。”唇角上扬,笑梓风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冯妈妈慌乱的眼睛,大步离开。

????病房门轻轻关上,隐约中,笑梓风似乎听见房间内剧烈的争吵声。

????“冯景枝,你给我跪下!”冯妈妈满眼怒火的看向冯景枝,厉声怒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