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兰表姐来访(加更)
????“唉,你大姑愁死了,把海菱弄到咱家去了,说是不管了。”俞美面如死灰。

????陈小鹤从没见俞美这个样子,那神情竟是比前面的骨折还更令人难过似的。

????“唉,也是,大姑不方便动,我们帮她管管也行,妈,你就别操心了,有我和谭天呢。”陈小鹤安慰道。

????俞美却没有因为小鹤的安慰就心情好上一点。

????陈小鹤看去,俞美这个病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问题,只一心为他人担忧了。

????早饭过后没多久,谭天也到了。

????陈小鹤就和谭天说了一下这事,谭天听完也跟着唉声叹气起来,“这海菱也太惨了点呀,弄出这事以后可怎么办呀。”

????“对呀,我们俩劝她一下,赶紧找时间把肚里的娃处理一下是正事。”陈小鹤说道。

????“行啊,你说她从初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城里打工,平常几个月才回家一趟,人又长得那么漂亮,漂亮吧还傻乎乎的,她不出事也才叫怪呢!”谭天的说辞和陈小鹤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搞出来的事,下午我们好好问问海菱,一定要逼她说出来,我帮她报仇去。”谭天依然是那火爆脾气。

????“你别去到处惹事了,别把海菱逼急了,她跟咱大姑都没说什么。”陈小鹤说道。

????俞美一直在那安静地躺着,听着这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讲着,全程都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兰表姐的到来才打断了谈话气氛。

????兰表姐手里提着巨大的保温饭盒,和兰姐夫一起进来了,“我给爷爷打了个电话,说是今天可以吃点流食了,家里做了点稀饭让他喝点,大姑,我也给你倒点吧,带了很多,还给你买了箱牛奶,你也多喝点。”

????陈小鹤一眼望去,兰表姐也有些老相了,整个人很是干瘦,和记忆中那大美人的形象想去甚远,唯一不变的就剩那软糯撩人的沙哑嗓音了。

????帅气的兰姐夫也是黑胖了不少,完全和帅气不搭边了,不过站在兰表姐面前,他还是一副护花使者的做派,把提在手里的一箱奶放到了俞美的床下。

????俞美赶紧说不用不用,兰表姐还是给倒了满满一大碗,然后又坐在俞美的床头边上,询问俞美伤情怎样、恢复如何,并非要给俞美留下两百块。

????俞美一点不能动弹,想拒绝却恨自己两条腿起不来,就赶紧使眼色让两个闺女把钱还回去。

????陈小鹤最不擅长这种推来让去的事情,谭天也是需让一下就把钱接下了,就留俞美一个人在那里着急上火。

????“大姑,我真不知道爷爷生病了,我妈是什么也不跟我们说,昨天一听小天说起爷爷得了肠梗阻,我就吓坏了,这个病我妈也得过,我可知道有多凶险呢。”兰表姐拉着俞美的手说。

????“我知道,不让小天给你打电话她不听啊,非得给你打,你来就来吧,还给我买东西送钱干什么你说。”俞美斜一眼谭天,并亲切地拍拍俞兰的手。

????“兰表姐,我大舅妈也得过这病?啥时候的事啊?”陈小鹤问道。

????“有几年了,小鹤你老不在家可能都不知道,你大舅妈这几年身体也是可差了,人家开始还检查错了,说她是妇科病啥的,最后换了几家医院才看好了,最后还是做得手术,我知道我爷爷这么大人家肯定也不敢给他手术了,更是危险。”兰表姐一副心痛的样子。

????“是呀,我姥爷也算是命大,我看这两天人慢慢有点好了。兰表姐,我表哥和二表姐都挺好的吧?”陈小鹤接着问道。

????“都挺好呀,你二表姐生二胎了,又是个男娃,四十多岁的人了带个娃也是很辛苦。你大表哥还是在开车,就是最近生意不太好。他俩都不过来了,我就全权代表了。”兰表姐回道。

????“你来了就够了,要是都让他们来,你妈就该闹事了,你可千万别再招呼他们来了。”俞美赶紧在旁边说道。

????“行啊,大姑,你放心吧,我来了你们也都别跟我爸妈提起来,那就没什么事,我妈就是有点心眼小,你们别和她在意。”兰表姐说起自己妈也是一副头疼的样子。

????“我也不想和她在意啊,可大舅也太不像话,昨天我去问他要钱,他竟然给了我一张空卡。”谭天嘟嘟囔囔地说。

????兰表姐听了躁红了脸,“小天,我替我爸妈给你赔不是了。”

????谭天知道兰表姐还是个好的,也不想多说引得兰表姐不自在,就很识相地转移了话题。“嗯,我不在意的。兰表姐,表哥家的俞果儿最近咋样啊?”

????“俞果儿被我爸这两天刚接回老家了,回家散散心,看看能不能好点。”兰表姐提起俞果儿就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陈小鹤不知道咋回事,就问俞果儿咋了。

????“俞果儿脑子不太好了。”谭天说道。

????“啊?啊?”陈小鹤不明所以,就拿眼神示意谭天。

????谭天低低说了一句,“晚点再说。”就继续回应兰表姐的话,“回老家挺好的,还是姥娘家里的小山村好,说不定待一待就能好了呢。”

????兰表姐点了点头说,“是呀,希望回去了能好点,不然这一家人的日子都该没法过了。”

????说完,兰表姐就起身了,说要上去看看爷爷了,让大姑好好养病。

????谭天叫着陈小鹤,说正好一起上去看看姥爷。

????走在兰表姐和姐夫的身后,谭天低低地跟陈小鹤交代了俞果儿的事,“俞果儿神经不正常了,他不是也在城里上高中嘛,年初的某天全校正开大会呢,他就突然走到讲台前了,抢过校领导的话筒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话,讲他那套道理,把个校长说得一无是处,这才被学校劝退了。”

????“那找医生看了没有啊?我记得前年咱姥娘去世的时候,我还见他在院子里打幡,人看上去一点问题没有呀。”陈小鹤很是不解。

????“中医、西医、神婆、道士、算命先生都看遍了,没见好,后来他妈都不让他看,谁的话都不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