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5、偷亲
????陆臻几乎要被简瑶说服了, 他一个人在阳台上吹了两个小时的冷风,想了很久。

????终于,他迈着沉重的步子上了楼, 去看看陆嫣睡没睡。

????赌一把,如果此刻她没睡,他就把全部真相告诉她;如果睡了, 这一切,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提了。

????如果此时不说,或许陆臻这辈子都不会有勇气再说了。

????陆嫣的房间门没有关, 柔和暗淡的夜灯从门缝里透出来。

????陆臻正要抬手敲门, 忽然听到小丫头的抽气声, 还有细细碎碎的龃龉——

????“原来只是因为像啊。”

????“陆嫣, 你真是个大傻蛋。”

????“笨死了!”

????她有时候会精分对着镜子讲话,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门口的陆臻也听不出来,她究竟是不是哭了。

????但他准备要敲门的手, 终究还是放了下来

????作为父亲的理智终究让他战胜了情感。

????是,很多年前, 他的确说过, 不做那种“我是为你好”的父亲, 但那个时候,他自己都是个不成熟的小屁孩。

????简瑶说他越来越像自己的父母,其实不是,他只是在这些年里、在学着真正做父亲的过程里, 慢慢地理解自己的父母了而已。

????小孩子总是觉得自己是对的,父母和全世界都错了。

????事实上,直到现在他才真正地理解陆简,他不是不爱他,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他,而陆臻也承认,自己年少轻狂那几年,确实混账。

????至于陆嫣,若她能够想起一切,他绝不会干扰她的任何决定,如若她想不起来,他绝不会把这些沉甸甸的记忆强加给她。

????他宁愿她像正常的女孩那样去生活、去恋爱。

????清早,沈括骑着自行车出现在了校门口。

????然他还没来得及进去,便撞见了在门口等候多时的陆臻。

????“嘶”的一声刹车,他单腿点地,迎着阳光,眯眼望向陆臻。

????陆臻也扬了扬手,跟他打招呼——

????“嗨。”

????见他这难看至极的笑容,沈括不用想也能猜到他的来意。

????“哇,很少看你骑自行车啊,怎么,司机今天休假?”

????沈括淡淡道“锻炼身体。”

????“那不错啊,还来校园里锻炼啊。”

????“我来找陆嫣。”沈括坦坦荡荡迎上他怀疑的目光“昨天晚上她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接到,再回拨过去,她关机了,有点担心。”

????“这样”

????陆臻揉揉后脑勺“她昨晚在家里睡,没什么事,一早就回学校了,好像有早课。”

????“嗯。”

????两人诡异地沉默了十多秒,终于,沈括率先开口——

????“陆臻,有话直说。”

????陆臻也知道,这么多年的交情,没必要遮遮掩掩,索性说道“沈括,我们家小嫣最近和你走得很近。”

????“嗯。”

????“她还叫你沈括哥?”

????沈括嘴角扬了扬,抿出柔和的弧度“对。”

????陆臻无奈地说“这不是乱辈分吗?”

????“你不是早就让我叫过‘爸’吗。”

????“……”

????陆臻无语“那不是年轻不懂事吗。”

????“所以,到底想说什么。”

????陆臻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道“陆嫣没有想起过去的事情,所以她现在是我的女儿,是你的侄女。”

????沈括没有回应他。

????“她不是那个陆嫣啊!”

????陆臻有些急了“她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丫头,不是那个曾经和你共患难的陆嫣!那个陆嫣已经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要再说了。”

????沈括打断了他,感觉胸腔仿佛被割裂了一般,嚯嚯地漏着风。

????他又何尝不知道,不记得一切的小陆嫣,不是他的陆嫣。

????他深爱的那个女孩,是那个曾经将他救出泥沼、让他重新开始喜欢这个世界的女孩,是曾经与他患难与共,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也不曾离去的爱人。

????小陆嫣不是。

????陆臻继续说“你条件一直很好,沈括,不是我奉承你,以你眼下的情况,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那丫头就会轻而易举爱上你,她心思很单纯,而且也是很容易喜欢上别人的年纪。”

????的确,沈括看得出来,陆嫣已经喜欢他了,发自内心地喜欢,看见他,眼睛都会有星星。

????“但是,你自己知道,这不合适。”

????陆臻恳切地说“算我求你了,沈括,你放过她行不行。”

????“放过她。”

????沈括忽然笑了,像秋天颓败的枯叶,他后退两步,漆黑的眸子望着陆臻“苦等这十多年,等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回来的女人,谁放过我?”

????“这十多年,你从来没有打扰过小嫣,我谢谢你,我这一辈子都谢谢你”

????但不打扰,能不能就永远不打扰。

????这句话,陆臻哽在喉咙里,说不出口了。

????他不能欺负他。

????这是陆嫣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陆臻,你永远不能欺负沈括,这是我们家欠他的。

????在陆臻恍惚之际,沈括已经转身,推着自行车离开了。

????陆臻看着他挺拔而孤独的背影消失在春日晨曦的白雾中。

????他知道,沈括不会再来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沈括更希望她好。

????那段时间,陆嫣发现沈括和她疏远了,明明说好会经常来学校找她玩的,但再也没来过了。

????这样也好,陆嫣也没有办法放下心底的那件事。

????自己和沈括喜欢的人长得很像。

????难怪沈括会对她那么好,难怪沈括会说,她是他的小妹妹。

????一切让她目眩神离的恋爱的感觉,那些美好的粉红泡泡,原来都是虚假的泡沫。

????她只是他逝世爱人的代替品罢了。

????陆嫣是有气性的女孩,从小到大被她的总裁爸和明星妈宠爱着长大的,哪里甘心成为别人的代替。

????有时候想起来,都会忍不住委屈地抹眼泪呢。

????她决定再也不理沈括了。

????周末早上,陆嫣在家里睡懒觉,不过很快就让简瑶给叫了起来,简瑶煲了汤,让陆嫣带到公司,给陆臻送过去。

????陆嫣打着呵欠,睡眼惺忪地看着简瑶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做羹汤。

????她这个誓死不占阳春水的妈,竟然在做汤???

????陆嫣斜倚在厨房门边,看着简瑶拿铲的生硬姿势,深深感觉她妈还是更适合当模特凹造型,厨房不适合她。

????简瑶忙了一早上,一锅色香味并不是那么俱全的蹄花汤,装进了保温箱里——

????“给你爸送公司去。”

????“干嘛要特意给他送汤啊,公司又不是没有食堂。”

????简瑶兜过陆嫣“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我不想去。”

????陆嫣背过身,低声支吾“不想去他们公司。”

????不想见到那个人。

????简瑶漫不经心地拨着指甲“好可惜哦,前阵子某人看中了潘多拉的新款手链,国内还没上市,我本来想让你爸下次出差给你带回来,可是某人连汤都不想给他送,我看手链”

????“去去去!”

????陆嫣抓起饭盒出了门,推着自行车朝着星辰公司的方向飞驰而去。

????公司里的人都已经认识陆嫣了,她刚迈入大门,前台小姐立刻迎上来“陆小姐,您来找沈总吧。”

????“不是,我来找我”

????“爸”字还没说完,前台小姐说“沈总病了,这两天都没来上班。”

????“病了?”

????“嗯,前天好像是喝多了,奇怪,沈总从来不喝酒,可能是陪客户多喝了几杯吧,他本来酒量也不好的。”

????前台小姐是个很有眼风的,一边说一边观察陆嫣的神情“秦助理去他家里看过,说是发烧了,这两天一直没来公司。”

????“哦”

????陆嫣拎着保温盒的手紧了紧,这时候,陆臻和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电梯里出来,看样子正要去吃饭。

????望见看到陆嫣站在前台,陆臻立刻走过来,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想必简瑶还没有知会她。

????“我来给你送汤,妈做的。”

????陆臻的神色稍解,本来以为她又是来找沈括的呢。

????陆嫣将保温盒塞给陆臻,什么话也不说,转身朝外走,不过走了两步,她又硬着头皮折返回来。

????陆臻正和同事炫耀“这是我老婆给我煲的爱心汤。”

????结果陆嫣不由分说将汤夺了回来,转身就跑。

????“哎,你这丫头,你干嘛!”

????“爸,妈做的黑暗料理你也敢吃啊!吃坏了肚子今天下午就没法工作了,我我帮你处理掉,回头还跟妈说你吃了,一口没剩下!”

????陆臻追出来,小丫头骑上自行车,背影消失在了梧桐车道尽头。

????“臭丫头,晚上回家跟你算账!”

????陆嫣骑着车,转过几条街道,来到沈括所在的小区。

????她抱着保温盒站在门口,踟蹰了很久,手好几次落到门边,都没有勇气敲下去。

????烦死了!

????明明知道不应该过来,不应该再搭理他了,可

????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地想他是不是病得很严重,家里又没人照顾,一个人肯定好可怜。

????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响了,作贼心虚的陆嫣赶紧跑到楼梯间躲起来。

????电梯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高跟长筒靴,穿着一字裙职业套装,卷发垂肩,很有气质。

????陆嫣认得她,她是星辰公司市场部的主管欧阳月,也是他们星辰公司公认的最漂亮最有味道的女人。

????虽然她年龄比新进公司的小姑娘大很多,但她这一身成熟知性的气质,将公司里一众刚毕业的年轻女孩都给比了下去。

????也是因为自己条件好,眼光也很高,当然,她挣钱也多,所以至今仍旧单身。

????陆嫣认得她,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她来家里找过陆臻,那个时候,她得体的言谈举止,给陆嫣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她走到沈括门前,深呼吸,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终于鼓起勇气敲门了。

????陆嫣心里“咯噔”一下——

????被人捷足先登了。

????陆嫣不傻,看得出欧阳月的这些小动作都是出于紧张。

????女人只有面对自己在乎的人,才会表现出紧张的情绪。

????欧阳月暗恋沈括的意思很明显了。

????很快,房间门打开了。

????欧阳月那张漂亮精致的脸上立刻挂上了春风和煦的微笑“沈总,听说您病了,我来看看,能进去吗?”

????陆嫣躲在安全通道口,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欧阳月的侧影,看不见沈括,不过她能听到沈括的声音——

????“工作的事一律找陆臻,这两天我休假。”

????他嗓音听着沉闷了许多,带着浓浓的鼻音。

????欧阳月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笑着说“猜错啦,我是来探病的。”

????她年纪虽然不大,但学着小姑娘卖萌的调子,还是有一点违和的,反正在陆嫣这个十八线情敌看来,就是装可爱!

????她都不会这样说话了!

????沈括平静地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是家里很乱,不方便让你进来了。”

????欧阳月知道会碰壁,但她还不想放弃“沈总,您的脸色看着不太好,我很担心。”

????“小感冒,没那么严重。”

????“您还没吃饭吧,生病了可不能吃外卖,我买了鸭子,想给你炖一锅老鸭汤。”

????陆嫣有些不高兴了,沈括拒绝的意思都这么明显,她还听不出来么。

????不,显然她不是听不懂,而是假装听不懂

????沈括这样的钻石级单身男人,别说欧阳月了,公司里哪个单身女人不曾肖想他。

????陆嫣撇撇嘴,不听话的jio顺势踢了踢墙壁,却没想到,脚下一个易拉罐没注意居然让她踢飞了出去。

????“哐”的一声,易拉罐滚出了安全通道,撞在墙壁上又反弹回来,正好落到了欧阳月和沈括面前。

????陆嫣……

????她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欧阳月皱眉望向安全通道“谁在那里?”

????陆嫣躲在门口面,后背紧紧贴着墙壁,紧闭着眼睛,装死。

????妈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要是让欧阳月发现她,回去跟陆臻一告状,她就完蛋了。

????不过这还是其次,最主要她不想在情敌面前露怯。

????沈括漆黑的眸子扫了安全通道一眼,似乎猜到了什么,对正要过去查探情况的欧阳月说“你该回去了。”

????“可是沈总”

????“你是翘班过来的吧?打卡了吗?”

????“……”

????陆嫣心里默默给沈括竖了个大拇指,人家好心来探视你,你质问人家是不是上班溜号。

????“快回去,探视我不计入工作时间,照样扣工资。”

????欧阳月整张脸都胀红了,她何尝听不出沈括话里明明白白的拒绝。

????“难、难道公司传言都是真的么?”

????欧阳月情绪有些绷不住了“我我进公司都快十年了,您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对您”

????“欧阳,该说的话,几年前我就已经说过了。”

????“可我知道您一直有喜欢的人,也知道那个人去世了,活着的人永远比不过死去的人”

????“欧阳,你错了,不管是活着的人还是死去的人,都比不过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欧阳月的肩胛骨颤抖着,嗓音也带了哭腔“我不和她比,真的,我愿意等,我我真的喜欢您。可您现在却喜欢了别人。”

????沈括未置一词。

????“是是因为她比我年轻么?”

????沈括摇了摇头“我并没有喜欢上别人,我的爱人从始至终只有她。”

????他曾经答应过陆嫣——她是唯一,此生的唯一。

????欧阳月那水光点点的眼中渐渐有了希望“所以,公司的传言都都是假的,您不喜欢陆总家里的小女儿,对吗?”

????陆嫣背靠着墙壁,漆黑的眸子已经渐渐黯淡了,手揪紧了衣角,手背泛起了淡青色的筋脉。

????两个女人都在等一个沈括的回答。

????楼梯口,陆嫣揪紧了自己的衣角,眼睛都红了。

????沈括淡哑的嗓音传来“欧阳,不要等我。”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欧阳月已经完全不要形象了,哭得像个刚刚失恋的小姑娘似的“你说啊,你不喜欢陆家的那个小姑娘!”

????“我一直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回来,这是我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沈括的声音很苦、很涩。

????“你不要自欺欺人了。”欧阳月抱着膝盖蹲了下去,埋头哭泣“死去的人,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再回来,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会回来。”沈括像个孩子一样坚持“她会回来。”

????“那如果她不回来,你要怎么办,你真的要保守残缺就这样过一辈子么?”

????沈括垂眸睨着崩溃大哭的女人,晦涩的眸子全然黯淡无光——

????“如果她永远不回来,那我就去死。”

????陆嫣闻言,如遭雷击。

????这句话他说得那样平静,那样的

????理所当然。

????若是换任何一个人说这样的话,都会觉得可笑,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为了爱去死这种话,怎么听都很矫情。

????可是沈括说出这样的话,不矫情,因为

????他是认真的。

????一个与孤独为伴、枯等二十年的男人,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毫不意外。

????终于,欧阳月不哭了。

????沈括这句话,让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永远不可能取代他心里的那个人,即便她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沈括不是虚伪的男人,那种心里装着白月光,却还是结婚成家的男人。

????尽管欧阳月想过,甚至希望过他能成为那样的男人,这样自己总算还有点希望。

????可他不是。

????沈括很多年前就已经拒绝过她,只是她不信邪,她想要试试,想要感动他

????事到如今,她是错了,错得离谱。

????“沈总,这么多年,打扰了。”欧阳月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跑回了电梯里。

????陆嫣站在安全通道门后面,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能够真真切切感受到欧阳月的悲伤。

????爱别离、求不得人生至苦。

????天知道,陆嫣才认识他几个月啊。

????为什么会这样难受。

????她的心疼得都快抽搐了以前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刻骨铭心的情绪,就好像心脏被剜了一刀,

????沉甸甸的脚步声拖沓地走过来,陆嫣心里一慌,夺路而逃,结果被一双大掌用力地拎了回来。

????她的后背整个撞进了沈括硬邦邦的怀中,她脑子都被撞昏了。

????“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陆嫣埋着脸,死命摇头“路、路过,我这就走!”

????她想跑,但是沈括没松手,还拎着她的后衣领“路过我家六楼的安全通道?”

????陆嫣还在挣扎“你你先松开我。”

????沈括松开了陆嫣,手却又落到她的下颌,轻轻一抬,将她绯红的脸蛋抬了起来。

????细密的睫毛上还缀着泪花星子,眼角泛着红,尽管她努力抑制着,但还是忍不住地抽抽气,可怜极了。

????沈括眉心蹙了起来,放开了她——“哭了?”

????陆嫣固执又倔强地别开了脸,用衣袖揉揉眼睛“才没有,被风吹的。”

????沈括没有说话,漆黑的眸子凝望着她,望得她心里毛毛的,仿佛自己心里想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一眼就能把她给看透了。

????“为什么哭。”

????“才才不告诉你呢。”

????沈括忽然握住她的肩膀“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想起什么?想起你言而无信都不来找我了吗。”

????她这话说得有些小怨怼,委屈巴巴的。

????沈括眼底的光芒散了,她没有想起来。

????他语滞了,不知道该如何承接。

????陆嫣也恨不得掐死自己,真没出息,明明是自己不要理他的,怎么返过来倒像是他对不起她了。

????“对不起小嫣”

????“我知道,你忙,沈总是大忙人。”

????陆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语气里这种拈酸的调子简直不要太明显了啊。

????沈括的情绪舒缓了很多,只要一看到她,他是忍不住就要高兴,哪怕这个时候的她什么都不记得。

????“我们要一直站在安全通道讲话到晚上吗?”他问。

????“我就要走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括给拉进了屋里。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生病了。”沈括理所当然地说“我很饿,没力气做饭,你想办法。”

????陆嫣感受着他紧攥自己的手,这特么还叫没力气?

????“刚刚明明有人上赶子要给你做饭的。”陆嫣站在门边咕哝说“为什么不让她进屋啊。”

????“因为我让她进屋,某人就只能站在外面哭了。”

????陆嫣知道他在讽刺她,跺跺脚“谁要哭了!你别看不起人,我才不会呢!”

????她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才不会为了男人伤心落泪,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

????沈括往沙发上一躺,软绵绵地抱着靠枕“小嫣,我真的好累,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陆嫣打量着沈括,他穿着一件类似黑毛衣的居家常服,看上去浑身上下都很日常,和他平日里在公司西装革履的形象完全是两样。

????这时候的沈括,更有生活气息,相对来说也更柔和,尤其

????他说话的调子,跟撒娇死的,一下子就把陆嫣的心给软化了。

????有时候,陆嫣真觉得,沈括是她的克星,遇到他,自己被养了十几年的骄纵脾性,全没了。

????她开始卑微、开始小心翼翼,甚至开始逃避,都不敢谈及一星半点关于他过去的恋人

????生怕,像欧阳月一样被他拒绝,连当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

????喜欢一个人,本就是卑微到骨子里的一件事啊。

????陆嫣叹了一声,走过去,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

????“都烧成这样了!”她惊呼“你吃退烧药了没?”

????沈括指了指桌上的一堆处方药“那儿,看不清字了,你帮我看看。”

????陆嫣……

????医生开的退烧处方药,他甚至都还没有开封,陆嫣赶紧按照医嘱,给他喂了药,又打开了保温饭盒的盖子。

????热气腾腾黄豆蹄花汤面泛着亮晶晶的油星子,香味扑鼻而来。

????陆嫣用小勺子蘸着汤尝了尝,发现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吃,自家老妈的厨艺总算有进步啊。

????沈括嗅到了香味,睁开眼,做起身来“你果然是来看我的。”

????陆嫣立刻辩解“才不是呢!我是给老爸送饭的,路…路过你这里罢了。”

????这话说得也没底气。

????沈括不为难她,只是浅浅地笑,问道“你做的?”

????“才不是,我妈的手艺。”

????“你想毒死我?”

????“喂!”

????陆嫣笑着打了他一下“嘴巴不要这么贱。”

????“我记得几年前陆臻肠炎进过医院,就因为吃了你妈做的便当。”

????“那次是意外。”陆嫣将勺子递给他“我尝过,没问题的。”

????沈括没有接勺子,说道“没力气。”

????“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啊?”

????“嗯。”他挑眉望着她“没力气。”

????“没力气就别吃了。”

????沈括立刻拉住她,说道“一般这种情况,女孩子不应该软软地说‘那我喂你哦’。”

????“你想的美哦!”

????沈括笑了笑,盘腿坐过来,拿起勺子喝了一小口,皱眉道“难吃。”

????“有你吃的就不错了,还嫌弃。”

????真难伺候。

????沈括看着的确是饿了,把汤喝得干干净净,陆嫣照顾他重新躺回到沙发上。

????这会儿吃了饭,药效上来,沈括脑子昏昏沉沉,眼睛也快要睁不开了。

????陆嫣走到窗边,将遮光窗帘全部拉上,屋子顿时陷入暗沉的暖色光调里,很适合入眠。

????沈括身上搭着一条小毯子,遮住了腹部,他眼睛半睁半阖,问陆嫣“你要走了?”

????“嗯,你好好休息吧,希望醒过来烧就能退了。”

????“如果退不了,怎么办。”

????“那你就继续吃药啊!”

????生病的沈括似乎又变回了小孩子似的,任性地对陆嫣说“可能会弄错。”

????陆嫣坐在茶几边的地毯上,将小药包一颗一颗区分好,说道“你每次就吃这一包就好了,不会弄错。”

????“那也可能会忘掉。”

????陆嫣皱眉望向他“故意找茬是吧。”

????沈括后脑勺枕着沙发靠枕,眯着狭长的眼睛,疏懒地睨着她“嗯。”

????“快睡觉。”

????“不睡。”

????陆嫣走过去,用手指掰着他的眼皮,逼他闭上眼睛“快睡!”

????“不!”

????他倒真是闹起了脾气“老子睡着你就走了。”

????“我总是要走的啊,我又不可能一直留在你家里。”

????沈括的心像是被尖刺戳中了似的,那一瞬间,排山倒海的悲伤一齐汇聚在他的胸腔里。

????他攥她的手蓦然间松开了。

????总要走的

????她就是在他睡着之后,离开了他。

????而从那天起的整整半年时间,沈括失去了睡眠,每晚睁着眼睛到天明。

????后来依靠药物才勉强可以小睡一会儿,这样的失眠症整整闹了好几年。

????陆嫣见他脸色不对劲,问道“你怎么了?”

????沈括再度攥住了她的手,沉声说“不准走。”

????“啊?”

????“我不准你走。”

????“你这”

????好霸道啊。

????“陆嫣,留在我身边。”他使劲儿握着她纤细的手腕,很用力很用力,捏得她皮肤都泛白了。

????陆嫣觉得沈括多半让发烧给烧坏脑子了,不过看着他这般没有安全感的模样,她纵使心里还有介意,此刻也舍不得放开他了。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啊,明明知道他心里有别人,可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对他好,看见他都还是会欢欣喜悦,看见他伤心,自己也会想要掉眼泪;看见他笑起来,满天的繁星都会闪烁。

????真没出息。

????陆嫣软软地说“沈括哥,你放心睡吧,我一定不会离开。”

????我一定不会像她一样离开你。

????沈括终于放心地闭上了眼睛,但还是没有松开握着她的手。

????陆嫣便任由他握着。

????她知道只是因为自己和他喜欢的人长得像,他才会对自己格外不同,陆嫣感到心碎,但也为此庆幸。

????如果不是因为如此,恐怕自己也会和欧阳月姐姐一样,被他赶走吧。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深长,似乎睡熟了。

????陆嫣看着他英俊的脸庞,硬挺的五官,一颗心也变得如棉布般柔软。

????她凑近了他的脸,看着那锋薄如刃的唇,舔了舔自己的唇。

????以前她背着老爸谈恋爱的时候,对男朋友从来没有想要亲吻的冲动,简瑶说你那根本不是真的谈情说爱,顶多就是想找个男孩陪你玩儿罢了。

????喜欢一个人啊,就是时时刻刻想要碰他,亲他,甚至想要他。

????陆嫣现在就好想要吻他,她慢慢地将脸凑过去,像是偷吃禁果似的,在他唇上停驻了片刻。

????心脏跳得“哐哐”的,她终究还是不敢吻唇,于是这个吻落在嘴侧的皮肤上。

????可是她并不知道,长年的失眠让沈括神经变得很脆弱,她一碰到他的肌肤,他就立刻惊醒,睁开了眼睛。

????他眸光下敛,看到陆嫣紧闭着眼睛,贴着他的脸,专注地吻他。

????沈括的手顺势按住了她的后脑勺,脑袋微移,然后用力一压——

????陆嫣猝不及防,已经被他敲开了纯。

????“!!!”

????沈括的口勿无比熟练,熟练地打开,熟练地纠缠

????“菜鸟嫣”那里受过这种深度的训练,整个脑子“轰”的一声,炸了。

????沈括的手落到了她的月要间,陆嫣的神志终于清醒,一把推开了沈括,因为惯性缘故,自己也跌坐在了地毯上。

????“你你下流!”她用手背捂着嘴,怨念地看着沈括,又生气又委屈“流氓!”

????沈括深深地凝望着她,一把又将她抓了过来,这次直接按在沙发上。

????陆嫣这次是真的害怕了“你做什么呀,你要做什么!”

????沈括捧着她的脸,痴迷地凝望着她,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小嫣,你终于回来了”

????陆嫣使劲儿挣扎,大喊道“你看清楚,我是陆嫣,我我不是你等的那个人!”

????沈括抓着她的手,摸到自己的侧颈,这时候陆嫣才发现,他的侧颈有一处不太明显的纹身,虽然墨水已经淡化了,但是隐约能看出来,是一朵玫瑰的形状。

????“你也有,这是证据。”

????“什么证据啊?”

????“你爱我的证据。”

????他说完这话,“哗”的一声,撤开了她的令页。

????“喂,你”

????陆嫣伸手去遮,沈括也不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他只是死死盯着她白皙的锁骨。

????锁骨之下,薄薄的一层白皙肌肤,一无所有。

????沈括看着她的锁骨,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情“怎么会没有”

????陆嫣的眼泪渗了出来,顺着眼角落入头发里“我本来就不是她,你欺负人。”

????他欺负她了。

????沈括如遭雷击,立刻从她身上起来,从来未曾这般心慌意乱,他烧糊涂了。

????陆嫣委屈极了,不是因为被他欺负,而是喜欢一个人却被辜负的委屈,小声的啜泣变成了大口的哭泣。

????“我要回家。”

????她哭着胡乱系上纽扣,转身朝门边跑去。

????沈括立刻追上来,从后面抱住了她“对不起,对不起陆嫣,对不起”

????他心慌意乱,一连说了十多个“对不起”。

????“不要离开。”他将脸埋进她后颈项发丝间,深呼吸“小嫣,不要离开我。”

????陆嫣感受着他的颤抖,睁大了眼睛“沈括,我不是欧阳月,我眼里不揉沙子,你要是给不了我完完整整的爱,我是不会”

????“我给你。”

????陆嫣以为自己听错了,全身僵硬。

????他附在她的耳畔,认真的说“我会忘了过去。”

????如果你忘了,那我也会忘记

????“我们重新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虐了,后面一点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