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4、104为何
????“她为什么!!!”

????裘德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 感觉脑门子上的筋突突地蹦!

????幼弟的小女朋友居然跑了!带着孩子跑了!

????她不是一路越过重重障碍克服万般艰险千里寻夫追过来的吗?她怎么跑了呢?

????昨天伊娃还在通讯里说,等过一阵子休息想见一见她呢!

????“真的确认是她自己走的吗?”裘德不信,重复又问了一次, “确定不是被绑架?”

????光屏里的贺炎抬起眸子,这孩子是裘德养大的,他看到那双眸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变得黯淡无光就忍不住心里揪了起来。

????“一定是被绑架了!”他坚持说。

????“不是。”贺炎垂下眸子, 手中那张纸的一角已经被手指捏得变形,“她是自己离开的。”

????那张纸上打印得清清楚楚的一行行文字,不是别的, 正是当初他和姜妙签订的《育儿协议》。虽然不是全部条款,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有一行字被用红色的笔特别地圈了出来。

????双方协定,所育子女由姜妙抚养, 在其成年之前, 所有权利归抚养人姜妙所有。

????白色的纸飘落到地上。

????贺炎双手插进头发中, 埋下了头。

????裘德的心提了起来。

????贺炎这孩子, 看起来冷漠薄情,实则内心细腻敏感。亲生父母和养父母双双离世给他造成了难以治愈的心灵创伤。他用冷漠将自己武装起来,轻易不对别人表露感情,无非就是不让自己在情感上受伤。

????这是人的一种自卫心理,很好理解。

????所以裘德看到贺炎对姜妙是如何的小心翼翼、温柔讨好的时候,真是惊掉了下巴。

????当时裘德就想妈的, 能治这小子的人来了!

????名为养兄实际上相当于养父的裘德开心的程度不亚于自己又生了一个孩子。

????他仔细审查了姜妙的履历,连连赞叹。这姑娘有头脑有颜值有情商还特么有行动力!她能把吉塔的国安局都耍了!

????没想到贺炎执行了一回间谍任务,天上掉下来个媳妇!还已经抱了儿子!

????裘德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去了。对这个一直让他放心不下来的孩子, 真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可现在……

????裘德心提到嗓子眼,就怕贺炎又钻了牛角尖。这回他要是再缩回去真的信什么他是“注定得不到幸福”的,就真的是十艘战舰都拉不回来了。

????“我现在就安排,立刻派人去拦截!我就不信了,在我们的地盘,她能跑多远?”裘德说着,心里面自然而然地怨起了姜妙。

????大多数做父母的的都这样,但凡有什么事,理所当然地觉得不是自家孩子的错,都别人家孩子的错。这种心态虽然不一定对,但的确是符合人性的。

????反倒是古地球时代华国很多父母,对别人的孩子如春风般温暖,对自己的孩子如寒冬般严厉的,夺取自己孩子的心爱之物赠予别人的孩子,又或者是对别人的孩子远好过自己的孩子,实在是有违人性。

????裘德心里怨着,自然而然地便忍不住说“这姑娘是怎么回事?亏我还觉得她不错。她怎么这么不懂事!就算你当初骗了她一回,难道不能用别的补偿她吗?非得要这样?非得报复回来?她……”

????“大哥!”贺炎忽地提高声音打断了他。

????裘德的抱怨戛然而止。

????养兄完全是担心他,为他抱不平,贺炎心里很明白,因此对裘德他露出了歉疚的神情,放低了声音,说“她不是那样的人,不是那种……你想的那种。”

????姜妙决不是那种你摔一个杯子我就必须砸一个盘子,你对不起我一次,我就也必须对不起你一次才算扯平的那种人。

????“她大局观很好,也知道轻重,绝不是任性自我的人。”贺炎向裘德解释。

????裘德对他来说是像父亲般的男人,这一重意义远甚于早亡的生父,和年老体衰的养父,裘德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养父。

????贺炎不愿意让裘德对姜妙留下不好的印象,他是一定要为姜妙作出解释的。

????“那她为什么?”裘德拧着眉头问。

????是啊,姜妙为什么?贺炎也感到茫然。

????裘德忍住气,问“你有没有告诉她,咱们跟吉塔迟早要握手言和,以后恢复了邦交,她就可以自由地回去,不怕被逮捕了。”

????“说了。”贺炎说。

????裘德就更不解了“那她跑什么跑?她又能跑到哪去?她现在在那边是叛国者。”

????不管她在吉塔还有什么牵挂,乖乖地在巴达克家的庇护下等着两国建立邦交的那一天不就行了吗?这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吗?

????贺炎嘴唇紧抿。

????“大哥……”青年抬起头,缓缓地说,“我现在也没想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但,我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她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裘德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大哥,如果这是她的决定,我……”贺炎说得有几分艰难,“我尊重她的意愿。”

????裘德眉毛一竖“你什么意思?”

????“不要去追捕她,让她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吧。”贺炎说。

????裘德已经快压不住怒气了,拍着桌子说“她只是一个平民,手无寸铁,还带着睿睿!对,睿睿!”

????提起睿睿,裘德又恼怒,又心疼。

????“你就不怕他们母子俩出什么事吗?”他恼道。

????贺炎的心当然想被揪着一样难受着,担忧着。但他苦笑“你不了解她。”

????姜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她可不是把做事粗疏当蠢萌来卖的人。

????她是做事之前先考虑可行性,分析个一二三,再考虑可使用的手段,力争最优化。她喜欢把事情量化评估,尽可能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如果她动手做一件事了,则意味着她已经有了把握。

????姜妙敢逃,大概率裘德是找不到她的。

????裘德当然不信这个邪!

????睿睿被卷走了呢!这怎么能行!

????“在我们的地盘上,她能跑到哪去?又能跑多远?”裘德大手一挥,“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来!怎么也得在移民局和安全局发现人没了之前把她找回来,这样比较好抹平……”

????通讯切断了。

????贺炎知道他阻止不了裘德,但他也预感裘德一定找不到姜妙。

????他看了家里的监控,姜妙离开的时候非常从容。她甚至在门外还转身凝视了摄像头几秒。

????对于察看监控的贺炎来说,姜妙是在凝视他。她的眸子黑白分明,格外清亮。她理智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凝视了贺炎几秒之后,她才牵着姜睿转身离去。

????这事发生在三天前,他出门前往军事基地参加授勋仪式一个小时之后。

????他离开了一个小时后之后,她就收拾停当,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这说明后来他跟她通话的时候,屏幕里显示出来的背景都是假的,这对她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难的是她的滴水不漏。

????她也是这么糊弄了那个严赫的吗?

????她说过,为了从吉塔国安局的监控之下逃出来,不得不和严赫虚与委蛇。

????他和田中都笑她演技太假。当她演子虚乌有的东西时自然假,当她演她自己时,谁都看不出来。

????他也好,严赫也好,都上当了。说到底,是他们不够真的了解她。

????贺炎相信姜妙既然敢带着睿睿走,必定做好了安排。她对睿睿的安全有多上心,从睿睿的婴儿车上就能看出来。

????带着这份信任,比起找到姜妙,贺炎此时此刻更想知道姜妙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或是,想错了吗?

????但从他回到家里看到姜妙留下的育儿协议条款和移民局的定位器时,姜妙的通讯就再也打不通了。

????她一定是关闭了甚至拆解了通讯器以防止被定位。

????贺炎知道此时裘德一定发动了他的能量,天罗地网地搜捕姜妙和睿睿,但……

????贺炎哪里也没去,什么也没干,他就安静地在家里发了三天的呆。怀里还抱着姜妙从吉塔带过来的那只毛绒小熊。

????还没见到姜睿的时候,姜妙把这只小熊天天晚上抱在怀里睡觉,替代姜睿。

????等见到了姜睿,这只小熊就失去了替身的意义,被洗干净给姜睿抱着睡觉。然而姜睿到了新地方又有了新宠,已经不在意这只小熊了。

????大约是因为如此,贺炎在姜睿的床头看到了它。姜妙和姜睿把它抛在了白银星贺炎的家里。

????当然这个家里还有很多其他的玩具,但都是来到这里后贺炎新给姜睿购置的。

????这只小熊反倒成了唯一一件与姜妙、姜睿和他们三个人在吉塔首都星的生活都有关联的物件。

????贺炎便抱着这只小熊,发了三天的呆,直到裘德的通讯拨进来。

????裘德现在感到脸非常疼。

????他是真的以为姜妙一个来自异国的孤身女人,在纳什毫无根基,根本不可能翻出他的手掌心去,所以轻易地便立下了fg。

????现在,脸很疼。

????天罗地网,找不到姜妙。她凭空消失了。

????裘德不得不往很坏的方面去想“她会不会是吉塔那边……”

????是的,纳什和吉塔在目前要面对的大形势下,迟早会握手言和共抗外敌,但这里还有个“迟早”的问题。起码现在两国也仅仅是停战,甚至还没有达成关于和谈的正式沟通。

????现在的情况是,纳什依然有大量的谍报人员在吉塔,吉塔在纳什亦然。

????但这个猜想直接被贺炎否定了“不会!”

????他说的非常肯定,一丝犹疑都没有。

????“吉塔方面不会在乎睿睿的安全,她为了让睿睿不卷入危险,所以才想尽办法撇开国安局,孤身一人来找我们。”贺炎说,“她不可能和国安局合作,因为她没有钳制国安局的能力。这对她来说,不可控风险太大,不是她做事的风格。”

????姜妙做事注重风控,她习惯设置安全阀。

????一件事若没有一个能被她完全掌握在手里的安全阀,她会将之量化评估为风险过高,直接否决掉。

????裘德作为本地大佬,竟然天罗地网逮不到一个异国小女人,给自己闹了个灰头土脸,这次闻言,没再立什么fg,只“哼”了一声,怒目金刚般地说“她一个人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一定是得到了什么人的帮助,你好好想想,有什么线索没有?”

????但姜妙在纳什除了贺炎不认识任何人,她能从什么人呢那里得到帮助呢?

????想到这一点,贺炎忽然怔住。

????裘德养大了他,对他可以说非常了解,这细微的表情变化瞒不过他。他挑眉“怎么,想到了?是什么人?”

????虽然觉得非常不可能,但若没有其他的选项,这唯一的选项便只能是答案了。

????贺炎手掌盖住眼睛,连连苦笑。

????原来,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已经在筹谋一切了。

????真是……被耍得很彻底啊。

????贺炎不知道,就最后一句,他跟远在吉塔的严赫真是有共同语言。

????“放弃吧。”贺炎说。

????“啊?”裘德愕然。

????贺炎深吸一口气,说“别再找她了。我会向移民局和国安局报告实情,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

????“你承担个屁责任!”裘德骂道,“她是你什么人,跟你有个屁关系。你不如想想则呢么把她找回来。”

????贺炎却说“她如果想离开,即便找到她,强行把她带回来,又有什么意义?”

????那眸中的哀伤之意让裘德心惊。他面色微变“小炎,你不要胡思乱想。”

????贺炎顿了顿,明了了裘德的意思,他搓了把脸,说“哥,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没事。”

????但裘德目光中的担忧太明显。

????贺炎没办法,叹息“我不会胡思乱想,因为这一次,不是命运。”

????“我亲生父母,还有父亲母亲的去世,都不在我的能力能及的范围,这可以说是命运。这命运抛弃了我。但姜妙……不是命运,是选择。”

????“这是姜妙自己做出的选择,她选择了离开我。”

????“不,这其实也是我的选择。从在吉塔那时候,我做出的选择,就注定了今天她的选择。”

????因果层层叠叠,说是说不清楚的,但贺炎的心里却明白。

????他觉得心口疼,即便深呼吸也不能缓解。他不由得手上用力。

????柔软的小熊被捏扁,指腹却忽然触到了什么异样的东西,贺炎心中一凛。

????“怎么了?”裘德不明所以,看贺炎忽然变了脸色,忙问。

????贺炎却没顾得回答他,他拉开小熊屁股上的拉链,手指探进去摸索,摸出了一个小小的芯片。

????裘德眉头一拧“姜留给你的?快看看!”

????或许是告诉贺炎到哪里去找回她呢也说不定——即便到现在,裘德都希望姜妙只是闹闹小脾气为难一下贺炎,然后让贺炎付出点代价,从什么地方把她和姜睿找回来。

????裘德一厢情愿地这样希望。

????ai读取了芯片里的数据,激活了光屏投映上去,真被裘德说中了,芯片里果真是姜妙给贺炎的留言。

????屏幕里,姜妙看起来十分平静。

????裘德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姜妙看起来的确不像一哭二闹三上吊,作一作,然后哄一哄就能哄好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眼神太清亮,看起来有力量。

????裘德认见过很多有力量的人。

????有力量的人不会轻易被别人所裹挟,让自己的人生随波逐流。

????“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姜妙说。

????“抱歉让你经历我当初经历的一切,我并非故意,但只能如此。”她有点无奈地说,“这看起来真糟,好像我在赌气报复一样。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本意并非如此。”

????“我只是……不能接受我的人生由你来安排。”

????“还记得我们以前商量过,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辞去艾利森的工作,随你去别处。你也说过,会带我和睿睿去更远更好的地方。抱歉我那时候没意识到,你说的更远的地方已经超越了国界。”

????“这同样超越了我能接受的底线,考虑到当时的信息不对称,我决定收回我当时答应跟你走的许诺。”

????“你离开吉塔之后,我常常回忆我们以前说过的话。我后来意识到,你从很久以前就企图潜移默化地给我灌输亲近纳什的思想。从那时候开始,你就打算将来诱拐我离开吉塔,去你的母国吗?”

????“我知道,当时你说的很多话我都赞同了。的确你的国家有很多令我欣赏和向往的地方,但它也的确并非天堂。这些日子我在家里查阅了大量的社科资料,纳什就和其他所有我知道的国家一样,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那些时候我应该是说了很多批评吉塔的话吧,可能这些无心的吐槽给了你误导,让你觉得我对我的国家似乎充满不满是吗?让你觉得,我可以随随便便离弃它是吗?所以你毫无顾忌地以睿睿为筹码,逼得我不得不千里迢迢地来追你是吗?”

????姜妙的三个“是吗”,一声比一声沉,敲在贺炎的心头。

????她的三连问发完,静默了片刻,似乎是给贺炎以思考的时间。过了几秒,她才又开口说话。

????“吉塔——这个国家有毛病,我知道。”

????“但是我在这里出生,接受的事国家能给的最好的教育。这个有缺陷的国家给我了人生自由发展的平台,让我的根扎在这里。它的确不完美,但这世上,纵观上下万年的历史,什么时候有过完美的国家或者完美的制度了?”

????“军队里的底层士兵,边区的底层人民,那些过得不好甚至很不好的人或许能有足够的、理直气壮的理由可以抛弃它,奔向更好的生活。但我没有。”

????“贺炎,我没有。我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你想让这样的我,轻易地就放弃它,背叛它……”

????“抱歉啊,我做不到。”
为您推荐